沙溢引领土味时尚,络腮胡花衬衫太辣眼睛,万人迷白展堂输给岁月

明星八卦 浏览(1455)



  2019-08-02 02:24:20 冷眼娱乐圈

  拥有神仙演员阵容的《小欢喜》开播!主演清一色演绎超厉害的老戏骨,海清搭黄磊,陶虹配沙溢,由于阅历效应,他们几个人组局,哪怕是瞎演都会让人自觉占了便宜。同时,这也是海清黄磊继《小别离》之后再次以同样类型的家庭题材电视连续剧重聚首。

  

  在今晚播出的剧集中,沙溢与陶虹有同时出镜的场面,但沙溢扮演的“时髦老爹”惹眼程度不逊色小陶虹。中年老男人留着丝毫不能掩饰其发际线真实危机的寸头;无框眼镜下“呼之欲出”的黑眼圈和眼袋;不正经络腮胡想努力彰显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魅力;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暴露出内心稍有趣的灵魂;卷边牛仔裤和印花杂乱的花衬衫是他在歇斯底里地妄想留住青春。

  

  

  沙溢的造型设计是与角色贴合的,他在剧中非商务精英人士、非隐形富豪、非四处留情的情场浪子,他就是一个普通家庭中的普通人,与前妻离婚的普通丈夫以及热爱子女的普通父亲,是生活中你我他的化身。

  

  “人到中年变油腻”是80%的人逃脱不了的铁定律,而许多上了年纪的男明星首当其冲成为印证这个事实的代表人物,沙溢就深陷此魔咒。还记得2006年前大型武侠喜剧《武林外传》中万人迷白展堂吗?那是沙溢扮演过的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一个角色,身处于那个年代,年轻武功高又英俊周全又深谙甜言蜜语收买女人心之道,女子个个为其心动。

  

  在为“盗圣”期间他迷惑了女捕快展红绫,视为初恋;改邪归正后巧遇掌柜佟湘玉,视为可一路陪伴的搭档;半路杀出的赛貂蝉对他暗送秋波,视为美男计的对象。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当三个女人先后喜欢上白展堂,就说明他艳遇不浅。看看当年剧照,再对比如今沙溢的角色,这就是输给无情岁月的代价。

  

  存在即合理,能够接受“乔卫东”是沙溢的释然,能够欣赏“老去的白展堂”是观众的荣幸,什么年纪出演什么角色这才是尊重职业的做法,而非仅局限于流量时代将自我打造成人见人爱的偶像,更不是在50岁时还在出演青春片。

  

  或许“油腻”不是一个贬义词,它可以是宠溺一个人时的形容词,亦是谁的专属词,所以今天油油腻腻的沙溢又有谁说他不可爱呢?他青年时负责帅气,是万众瞩目的一朵红花;中年时用力搞笑,是不可替代的绿叶,而不同年纪的出镜正有其别样的意义。我喜欢你倾情演绎每个角色的模样,而非你可爱容颜下空空如也的内涵,镜头下普普通通的你,也是千家万户中的每一个我。

  拥有神仙演员阵容的《小欢喜》开播!主演清一色演绎超厉害的老戏骨,海清搭黄磊,陶虹配沙溢,由于阅历效应,他们几个人组局,哪怕是瞎演都会让人自觉占了便宜。同时,这也是海清黄磊继《小别离》之后再次以同样类型的家庭题材电视连续剧重聚首。

  

  在今晚播出的剧集中,沙溢与陶虹有同时出镜的场面,但沙溢扮演的“时髦老爹”惹眼程度不逊色小陶虹。中年老男人留着丝毫不能掩饰其发际线真实危机的寸头;无框眼镜下“呼之欲出”的黑眼圈和眼袋;不正经络腮胡想努力彰显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魅力;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暴露出内心稍有趣的灵魂;卷边牛仔裤和印花杂乱的花衬衫是他在歇斯底里地妄想留住青春。

  

  

  沙溢的造型设计是与角色贴合的,他在剧中非商务精英人士、非隐形富豪、非四处留情的情场浪子,他就是一个普通家庭中的普通人,与前妻离婚的普通丈夫以及热爱子女的普通父亲,是生活中你我他的化身。

  

  “人到中年变油腻”是80%的人逃脱不了的铁定律,而许多上了年纪的男明星首当其冲成为印证这个事实的代表人物,沙溢就深陷此魔咒。还记得2006年前大型武侠喜剧《武林外传》中万人迷白展堂吗?那是沙溢扮演过的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一个角色,身处于那个年代,年轻武功高又英俊周全又深谙甜言蜜语收买女人心之道,女子个个为其心动。

  

  在为“盗圣”期间他迷惑了女捕快展红绫,视为初恋;改邪归正后巧遇掌柜佟湘玉,视为可一路陪伴的搭档;半路杀出的赛貂蝉对他暗送秋波,视为美男计的对象。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当三个女人先后喜欢上白展堂,就说明他艳遇不浅。看看当年剧照,再对比如今沙溢的角色,这就是输给无情岁月的代价。

  

  存在即合理,能够接受“乔卫东”是沙溢的释然,能够欣赏“老去的白展堂”是观众的荣幸,什么年纪出演什么角色这才是尊重职业的做法,而非仅局限于流量时代将自我打造成人见人爱的偶像,更不是在50岁时还在出演青春片。

  

  或许“油腻”不是一个贬义词,它可以是宠溺一个人时的形容词,亦是谁的专属词,所以今天油油腻腻的沙溢又有谁说他不可爱呢?他青年时负责帅气,是万众瞩目的一朵红花;中年时用力搞笑,是不可替代的绿叶,而不同年纪的出镜正有其别样的意义。我喜欢你倾情演绎每个角色的模样,而非你可爱容颜下空空如也的内涵,镜头下普普通通的你,也是千家万户中的每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