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三唐山寨”掀起一角历史迷纱,又匆匆掩上,谁人解开真相

明星八卦 浏览(599)

  神秘“三唐山寨”掀起一角历史迷纱,又匆匆掩上,谁人解开真相?

  三唐山寨

  神秘“三唐山寨”掀起一角历史迷纱,又匆匆掩上,谁人解开真相?

  玉皇顶寨门

  神秘“三唐山寨”掀起一角历史迷纱,又匆匆掩上,谁人解开真相?

  三唐山寨残石

  在山东省微山县城西北方约50公里的两城镇,有一座凤凰山,温婉的峰峦绵延舒缓,远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丝毫激不起旁观者征服它的欲望。可当地村民却告诉说,在这凤凰山上,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三唐山寨”。被日头烤蔫的笔者顿时打起了精神,手搭凉棚细细端详,终于发现了一圈圈不太“自然”的石头。

  沿凤凰山北麓向上攀爬,不到一小时的工夫,就来到了山的最高峰。

  目之所及,虽尽是碎石残壁,但堆砌得相当齐整的石块却透露出修建者的匠心。一处断墙的石门洞上“玉皇顶”的字迹清晰却显得过于苍白,泣诉着当初厄运的洗劫。

  两城镇经贸办主任金海是镇上的老文化站站长,也是当地的“文化通”,他告诉笔者,清光绪年间,凤凰山曾发生过一场颇有影响力的起义,玉皇顶上的山寨就是那时留下的。

  当时的中国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伤痛,在西方列强的淫威下,清政府不断地割地赔款,官僚腐败盛行,肆意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的生活也痛苦不堪。

  在离两城镇不远的江苏沛县,有个廪生叫做李书印,是当地闻名的武秀才。他不满清政府的黑暗统治,而是万分仰慕唐太宗李世民,认为自己与李世民是同族,并向往着再现“贞观盛世”。因前有唐,后有后唐,他给自己幻想的王朝取名为“三唐”,意思是中国历史上第三个“唐朝”。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便去寻找可以占山为王的地方,一举起事,反清复唐。

  齐鲁多豪胆狭义之辈。西汉末的樊崇赤眉军,唐末的黄巢起义,北宋的梁山泊起义,清末的义和团运动,官逼民反,每一次起义都是对现存政治的不满与挣扎。李书印的起义也不例外。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李书印来到微山湖北部独山湖边的凤凰山一带,购地百余亩,分别在古沟村北和凤凰山玉皇顶修建石头平房和石砌楼房,用来习文练武。

  关于李书印的到来,村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那年春节过后,李书印来到表哥、当地财主曹连山家拜年,在座的有很多当时村里的头面人物。酒过三巡之后,李书印试探地说:“各位仁兄,大清气数已尽,该改朝换代了。”此话一出,一片哗然。

  大家纷纷向李书印,这位人们心目中的“小神仙”打探情况。李书印神秘地说:“小弟夜观天象,又梦中恭请了张天师,天师明示,新朝为唐。因618年李渊建大唐,923年李克用建后唐,今能问鼎之朝必为三唐。今见贵地,左青龙(山),右鸾凤(山),前玉带(微山湖),中曹阳,有帝王之气。”身处乱世中的众人早有起义之意,见机,当即推举李书印占山为王,国号“三唐”。

  之所以将“根据地”建在此处,李书印是动过一番脑筋的。

  “两城可谓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战国时期,匡城、矛城均在此区域,让这里得名两城。汉末建安时期,‘有七子之冠冕’之称的著名文学家王粲、汉末唯物主义哲学家仲长统、东汉著名医学家王叔和、三国时‘魏蜀吴争汉鼎’中的重要人物刘表、魏晋玄学的奠基人王弼等均生于兹、长于此。两城汉墓群、南薄汉墓群和小灿汉墓群及近几年出土的汉画像石等,都标志着两城文化曾经的灿烂。”

  不仅如此,在金海看来,李书印选择凤凰山还因为这里风水极佳,且有颇多地利之便。“凤凰山地处凫山山脉,山的南侧就是独山湖,湖光山色,景致极佳。凤凰山的海拔虽不足300米,但贵在山势险峻,易守难攻,且山北有泉,方便取水。空旷的山顶,有约8000平方米的面积可以利用,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屯兵、练兵场。”

  经过半年多的施工,“三唐”山寨初具规模。

  山寨分为东西两个,西边的寨子要大一些,玉皇顶上的寨子则显得更为机要。寨堂楼是他的指挥部,生活区、习文练武区、军事防御区划分清晰,山峰要道、关隘道旁还建有报警楼、望哨和石屋内堡,并开挖山洞储存粮食、武器弹药。

  据村中老者说,李书印最初是以办学为名,壮大自身实力的。他所成立的组织机构定名为“三唐道教”,并自称是“三唐道长”,他则为最高统治者。

  在中国古代,以宗教为旗帜所发动的农民起义不在少数。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东晋末年的孙恩卢循起义、唐朝初年的陈硕贞起义、五代后梁的毋乙起义、北宋末年的方腊起义、元朝末年的红巾军起义、明朝初年的唐赛儿起义、明朝末年的徐鸿儒起义,以及清朝的白莲教大起义、天理教起义、太平天国运动等,均打着宗教的幌子。

  凤凰山一带原本也有着良好的宗教土壤。独山湖的独山岛上有神像百余尊,庙观数十座,香火相当旺盛。凤凰南麓脚下的伏羲陵、伏羲庙更可以为李书印“近水楼台”,好好地鼓吹上一番。

  想要“克隆”历史的李书印也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金海告诉记者,至清宣统年间,“三唐”山寨上已聚集三百余人,在当地影响颇大。而这一数字,在村中老者那里,却连翻几个“筋斗”,变成了“好几万人”。

  “三百”与几万的差池无法论究,可有一种说法笔者却得到了完全一致的论证,那就是“三唐”弟子在寨中需要练武习文,而当时他们练的是大洪拳。传说,这李书印就是三晃膀大洪拳的传人。

  江苏沛县自古就有“武术之乡”的美称。三晃膀大洪拳(学名六步架大洪拳)流传于沛县、丰县等地区,是一套独特的近身短打拳。三晃膀大洪拳讲究以气发力,一动全身皆动,一晃无极静,二晃太极动,三晃混合气,是以称三晃膀。手法以勾、挂、缩、挑、软、硬、随、发为主。宋元时期,三晃膀大洪拳在黄淮流域广为流传。

  “功夫道长”李书印的“三唐”王朝点燃了当地老百姓的热情,一时间修炼大洪拳,强身健体,学习技能,凤凰山上好不热闹。可是这时间一久,各种问题纷至沓来。这么多追随者起居饮食如何解决,寨子中兴建维护各种设施的费用如何凑齐,如何将山寨继续运作发展下去,都成了李书印心里的疙瘩。而当地一些鸡鸣狗盗之徒的慕名而来,又为山寨增添了不少新麻烦。“三唐”王朝的领导人别无他法,只好行起不义之事,来维持这数百人的生计。

  这天,李书印召集寨子里的心腹开会,感慨地说:“大唐之患在于玄武,昔建成、元吉有谋篡之心,太宗灭之。今,玄武方(北)小李庄,对吾三唐大为不利,今夜必灭之。”

  于是,第二天一早李书印便带领着山寨里的弟子们下山,洗劫了凤凰山脚下的小李庄,一路烧杀抢掠,暂时解决了眼前的问题。而当时的县令忙于应付教民闹事,并没有及时处理此事。

  “原本李书印教村民们练练拳,强身健体,是好事,是很受到大家欢迎的。但后来竟收起保护费,也就成为本地的一害。”金海说。

  渐渐地,寨子规模越来越大,李书印的野心也随之膨胀,竟不甘于守住凤凰山的家业,想要去攻打鱼台县衙。

  村中传说,就在万事俱备,李书印起兵将要攻打之时,一个叫屈元阁的人跑去向僧王僧格林沁告了密。僧格林沁正愁找不到捻军主力,闻听此事,大为光火,立马命山东巡抚调集五县(济宁、兖州、邹县、鱼台、滕县)官兵浩浩荡荡五千人,来到凤凰山脚下,围剿“三唐”。

  据考证,僧格林沁在同治四年(1865年)就已经被捻军伏击。而此时已是宣统三年(1911年),僧格林沁的参与与否还是一个谜。但无论谁是指挥者,“三唐”山寨遭炮轰却是毋庸置疑的。金海说,当时的官兵带上了50门大炮,猛烈的攻势令“三唐”弟子们实在无力抵抗。

  眼看大势已去,李书印命令军师屈延秀在寨堂楼上点燃火药,偕同部分亲信们以身殉了自己的梦想。“三唐”王朝随着李书印的死亡而终结,曾经辉煌一度的“三唐”山寨也顿时变成了一片废墟。

  在这次围剿中,寨子里的“三唐”弟子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被俘。听老人们讲,炮轰“三唐”那天,整个村子都在强烈的震感中度过,很多房子都被震塌了,凤凰山上的尸体也不停地掉落下来,光掩埋尸体就用了十多天。

  如今的“三唐”山寨虽已是断壁残垣,却仍留下了诸多疑问。

  从凤凰山的残局来看,“三唐”山寨的土建规模不小,还有各种军事防御区、报警楼等都为规整的石料砌成,对原料的需求量是极大的。并且,修建三唐山寨的石料与凤凰山的石质并不一样,金海甚至告诉笔者,附近都没有这样的石料。那如此多的石料来自何方呢?

  凤凰山虽算不上特别陡峭,但行车是断不可能的。如此一来,动辄两三米长的石头是怎样运到山顶的呢?古人的智慧似乎总是令人无法低估,但无论如何,辛酸汗水是自不待言的。

  在凤凰山一带的村子里,如今有不少人都在习练大洪拳、小洪拳。有的村民说,这拳就是先祖当年从李书印那学过来,传授下去的。但也有村民表示,村中习武练拳的事,与李书印丝毫没有关系。关于历史的真相,笔者已无从知晓。

  挥别玉皇顶,远离这满目的疮痍,心中的“奇”与“凄”也渐渐消退。少有人打扰的凤凰山玉皇顶回归往日的平静,刚刚掀起一个角的历史迷纱,又匆匆掩上,继续等待那个能揭开真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