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咱们中国人觉得下跪是件可耻的事

电视资讯 浏览(1028)



  一片困顿中,有诵经声入耳,我托着下巴问自己,我在哪?

  我跪坐在一条毯子上,旁边的人闭着眼若有所思,前面排排坐的头顶上都有一定小白帽,左边是马辉源灰灰。

  奥,我在西宁,灰灰带着一群人来机场接机,又带着我们一群人去吃小吃。有我爱吃的酿皮、炸糕、还有青海老酸奶。我说这家不好吃,水井巷里面的那家炸糕从来都是要排队的,再往里走那家酸奶店的奶是不渗水的。

  灰灰说,水井巷在整改,全都拆了。

  

  我突然感到一丝悲伤,城市在发展,怎么老东西就都不在了呢。支教的聋校搬新家了,学生高中毕业了,就连最爱吃的那家炸糕店也消失了。水井巷变洋气了,我却不认识了。

  思维回来,摸了摸头,发现自己跟别人一样也顶着小白帽子,我继续问自己我在哪。

  正好是礼拜五,正好灰灰是回族,正好在西宁东关大寺附近,于是乎,我在门口花上十五块的大洋买了个帽子,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穆斯林。灰灰说,你像个中东的穆斯林。

  我随着灰灰进入大寺左边的清洗区,还要脱鞋洗脚,我有几天没洗了,怕味道太重熏到别人。但仪式是要全套的,最后还是洗了。不过是从手开始的,洗手,三下,手腕,三下,小臂,三下。反正都是三下。

  

  接下来是,洗脸,漱口,再清洗鼻腔,耳后。最后是洗脚的,穿袜子前要人工把水沥干。整套下来,三五分钟都过去了,我觉得繁琐,记不住顺序,看别人都轻松自如,都是常来的人。

  我发呆的回忆之前在迪拜在伊朗在摩洛哥的清真寺里都经历了哪些事。迪拜清真寺门前豪车一片,但也跟步行前来的人人平等;伊朗凌晨的礼拜大家群魔乱舞后又哭又笑还有吃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的凌晨在清真寺里取暖。还没等我回忆完,这边的仪式开始了。

  坐久了,右腿略微发麻,突然站起来有点不稳。其他人都闭着双眼,嘴里唠叨着什么,我用旁光瞄着别人的动作,学着。双手放膝上,弓腰,跪,双手向前,叩首,稍停片刻。

  

  一股电流从后脊梁传来,真的很舒服,这种跟大地接触的感觉。

  我依稀记着以前除了奶奶之外,我连爸妈都不跪的。觉得跪,很丢人。就连奶奶去世,要跪谢那些前来吊念的人,我都是拒绝的。

  怎么就让给跪的这么轻松呢?

  环球旅行开始的那年,我去泰国清迈当和尚(学禅修),每天上课的时候需要跪拜,报告的时候需要跪拜,基本上把我这辈子该跪的都跪了。

  基本上在里面膝盖变软了,觉得那种姿势,那种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方式很舒服。于是,我的膝盖开始软了,就连朋友开玩笑的说,你跪下啊,我就还真能跟他开玩笑的就跪了。

  

  那时候我说,我一直以宇宙人自居,并没有咱们中国人觉得下跪是件可耻的事。

  再后来我环球旅行来到那些中东国家,每个国家的仪式大同小异,基本上也离不开跪这件事。后来就习惯了。

  我继续跟着旁边的人做仪式,直到扭头左看一次,扭头右看一次,结束了。这是大多数穆斯林仪式结束的end pose。

  这是沙漠徒步挑战赛之前的小插曲,明天正式开始写我们团队是怎么拿到冠军的。

  96

  暴走一九五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0.2

  2019.07.30 20:44

  字数 1142

  一片困顿中,有诵经声入耳,我托着下巴问自己,我在哪?

  我跪坐在一条毯子上,旁边的人闭着眼若有所思,前面排排坐的头顶上都有一定小白帽,左边是马辉源灰灰。

  奥,我在西宁,灰灰带着一群人来机场接机,又带着我们一群人去吃小吃。有我爱吃的酿皮、炸糕、还有青海老酸奶。我说这家不好吃,水井巷里面的那家炸糕从来都是要排队的,再往里走那家酸奶店的奶是不渗水的。

  灰灰说,水井巷在整改,全都拆了。

  

  我突然感到一丝悲伤,城市在发展,怎么老东西就都不在了呢。支教的聋校搬新家了,学生高中毕业了,就连最爱吃的那家炸糕店也消失了。水井巷变洋气了,我却不认识了。

  思维回来,摸了摸头,发现自己跟别人一样也顶着小白帽子,我继续问自己我在哪。

  正好是礼拜五,正好灰灰是回族,正好在西宁东关大寺附近,于是乎,我在门口花上十五块的大洋买了个帽子,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穆斯林。灰灰说,你像个中东的穆斯林。

  我随着灰灰进入大寺左边的清洗区,还要脱鞋洗脚,我有几天没洗了,怕味道太重熏到别人。但仪式是要全套的,最后还是洗了。不过是从手开始的,洗手,三下,手腕,三下,小臂,三下。反正都是三下。

  

  接下来是,洗脸,漱口,再清洗鼻腔,耳后。最后是洗脚的,穿袜子前要人工把水沥干。整套下来,三五分钟都过去了,我觉得繁琐,记不住顺序,看别人都轻松自如,都是常来的人。

  我发呆的回忆之前在迪拜在伊朗在摩洛哥的清真寺里都经历了哪些事。迪拜清真寺门前豪车一片,但也跟步行前来的人人平等;伊朗凌晨的礼拜大家群魔乱舞后又哭又笑还有吃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的凌晨在清真寺里取暖。还没等我回忆完,这边的仪式开始了。

  坐久了,右腿略微发麻,突然站起来有点不稳。其他人都闭着双眼,嘴里唠叨着什么,我用旁光瞄着别人的动作,学着。双手放膝上,弓腰,跪,双手向前,叩首,稍停片刻。

  

  一股电流从后脊梁传来,真的很舒服,这种跟大地接触的感觉。

  我依稀记着以前除了奶奶之外,我连爸妈都不跪的。觉得跪,很丢人。就连奶奶去世,要跪谢那些前来吊念的人,我都是拒绝的。

  怎么就让给跪的这么轻松呢?

  环球旅行开始的那年,我去泰国清迈当和尚(学禅修),每天上课的时候需要跪拜,报告的时候需要跪拜,基本上把我这辈子该跪的都跪了。

  基本上在里面膝盖变软了,觉得那种姿势,那种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方式很舒服。于是,我的膝盖开始软了,就连朋友开玩笑的说,你跪下啊,我就还真能跟他开玩笑的就跪了。

  

  那时候我说,我一直以宇宙人自居,并没有咱们中国人觉得下跪是件可耻的事。

  再后来我环球旅行来到那些中东国家,每个国家的仪式大同小异,基本上也离不开跪这件事。后来就习惯了。

  我继续跟着旁边的人做仪式,直到扭头左看一次,扭头右看一次,结束了。这是大多数穆斯林仪式结束的end pose。

  这是沙漠徒步挑战赛之前的小插曲,明天正式开始写我们团队是怎么拿到冠军的。

  一片困顿中,有诵经声入耳,我托着下巴问自己,我在哪?

  我跪坐在一条毯子上,旁边的人闭着眼若有所思,前面排排坐的头顶上都有一定小白帽,左边是马辉源灰灰。

  奥,我在西宁,灰灰带着一群人来机场接机,又带着我们一群人去吃小吃。有我爱吃的酿皮、炸糕、还有青海老酸奶。我说这家不好吃,水井巷里面的那家炸糕从来都是要排队的,再往里走那家酸奶店的奶是不渗水的。

  灰灰说,水井巷在整改,全都拆了。

  

  我突然感到一丝悲伤,城市在发展,怎么老东西就都不在了呢。支教的聋校搬新家了,学生高中毕业了,就连最爱吃的那家炸糕店也消失了。水井巷变洋气了,我却不认识了。

  思维回来,摸了摸头,发现自己跟别人一样也顶着小白帽子,我继续问自己我在哪。

  正好是礼拜五,正好灰灰是回族,正好在西宁东关大寺附近,于是乎,我在门口花上十五块的大洋买了个帽子,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穆斯林。灰灰说,你像个中东的穆斯林。

  我随着灰灰进入大寺左边的清洗区,还要脱鞋洗脚,我有几天没洗了,怕味道太重熏到别人。但仪式是要全套的,最后还是洗了。不过是从手开始的,洗手,三下,手腕,三下,小臂,三下。反正都是三下。

  

  接下来是,洗脸,漱口,再清洗鼻腔,耳后。最后是洗脚的,穿袜子前要人工把水沥干。整套下来,三五分钟都过去了,我觉得繁琐,记不住顺序,看别人都轻松自如,都是常来的人。

  我发呆的回忆之前在迪拜在伊朗在摩洛哥的清真寺里都经历了哪些事。迪拜清真寺门前豪车一片,但也跟步行前来的人人平等;伊朗凌晨的礼拜大家群魔乱舞后又哭又笑还有吃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的凌晨在清真寺里取暖。还没等我回忆完,这边的仪式开始了。

  坐久了,右腿略微发麻,突然站起来有点不稳。其他人都闭着双眼,嘴里唠叨着什么,我用旁光瞄着别人的动作,学着。双手放膝上,弓腰,跪,双手向前,叩首,稍停片刻。

  

  一股电流从后脊梁传来,真的很舒服,这种跟大地接触的感觉。

  我依稀记着以前除了奶奶之外,我连爸妈都不跪的。觉得跪,很丢人。就连奶奶去世,要跪谢那些前来吊念的人,我都是拒绝的。

  怎么就让给跪的这么轻松呢?

  环球旅行开始的那年,我去泰国清迈当和尚(学禅修),每天上课的时候需要跪拜,报告的时候需要跪拜,基本上把我这辈子该跪的都跪了。

  基本上在里面膝盖变软了,觉得那种姿势,那种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方式很舒服。于是,我的膝盖开始软了,就连朋友开玩笑的说,你跪下啊,我就还真能跟他开玩笑的就跪了。

  

  那时候我说,我一直以宇宙人自居,并没有咱们中国人觉得下跪是件可耻的事。

  再后来我环球旅行来到那些中东国家,每个国家的仪式大同小异,基本上也离不开跪这件事。后来就习惯了。

  我继续跟着旁边的人做仪式,直到扭头左看一次,扭头右看一次,结束了。这是大多数穆斯林仪式结束的end pose。

  这是沙漠徒步挑战赛之前的小插曲,明天正式开始写我们团队是怎么拿到冠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