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政务服务”:政府自我革新的中国路径

电视资讯 浏览(1378)

Information Photo

今年2月初,李克强总理在视察智慧宁夏综合展示中心时,提出要充分利用“互联网+”使政府服务更加“智能”。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阐述,要大力推进“互联网+政府服务”,实现部门间数据共享,让居民和企业少跑腿,做好工作,不妨碍他人。

“互联网+政府服务”是“互联网+”战略的延续,体现了现政府一贯的政策思维,是行政领域的创新。 为了充分发挥“互联网+政府服务”的预期效果,有必要对其进行梳理和分析,形成思想共识和行动合力。

背景与动机:互联网促进电子政务的发展。

从发展过程来看,行政是中国最早实施信息化的领域。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政府开始实施办公自动化项目。 1993年,由中央政府牵头的“三金工程”成为中国电子政务的雏形。那时,互联网还没有进入中国。 1999年,一些中央部委联合启动了“政府在线项目”,政府网站成为互联网应用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内涵来看,电子政务作为促进公共管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有利于政府部门向公众提供信息,提高公共服务质量,拓展公众参与渠道。 总的来说,“互联网+政府服务”一直是电子政务的含义

同时,“互联网+政府服务”并不是电子政务的简单字面替代,它的提出有着深刻的背景和必要性

首先,电子政务没有充分利用中国互联网的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 联合国最新一期《电子政务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电子政务发展指数居世界第70位,与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基本相当。 然而,考虑到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水平仅次于美国,电子政务的发展滞后很多。 其次,政府需要更有效地与互联网深刻变革的社会联系起来。 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包括互联网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极大地提高了社会运行效率,深刻地改变了社会运行方式。 为了适应外部变化,保持信息效率与社会同步,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依靠主动技术来影响和推动制度变迁。 最后,“互联网+政府服务”对改善行政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公共产品和行政服务是中国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领域。在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的同时,行政部门需要提供更多和更好的公共产品和行政服务,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激发市场参与者的活力。 互联网可以提高行政服务的效率,互联网与政府服务的结合体现了一定的必然性。

手段和方法:与互联网技术、思维和资源的整合和创新

“互联网+政府服务”的政策理念一经提出,就有许多典型案例被报道,但许多案例仍然是传统的电子政务理念或“新瓶装旧酒” “互联网+政府服务”是政府利用互联网思维、技术和资源实现整合和创新的过程。除了通过“连接”提高运营效率和服务能力外,更重要的是通过“化学反应”和“基因重构”重构流程,重塑公共产品和行政服务,实现政府服务体系的“升级和重塑”。 为了实现“互联网+政府服务”,我们必须深刻理解如何在政府服务中加入互联网以及加入什么样的互联网。

多维互联网不仅是传递信息的媒介,也是技术、思维和资源的有机结合。 在技术层面,互联网的内涵已经扩展到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核心信息和通信技术的集合。 然而,目前绝大多数的政府服务系统在单点登录、个性化服务和智能处理等技术领域都与商业网站相去甚远。 在思维层面,要摆脱传统的行政主导的电子政务模式,建立和运用用户思维、技术思维和创新思维,用互联网模式思考和解决问题。 在资源层面,强调政府行政资源和社会资源的整合。政府在提供政府服务的过程中可以调用的社会资源包括信息渠道和门户(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即时消息等)。),数据资源(需求数据、交易数据、社交数据、定位数据等。)、工具(支付工具、安全工具等。)

“+”“互联网+政府服务”的不同层次不仅是现有政府服务的电子化和在线化,也是“连接升级和重塑”的三重效应 “联系”的核心是政府和社会之间更广泛的相互联系,以降低相互获取信息的成本。 现有的基于电子政务系统的政府服务大多处于这一水平,但连接效率和质量普遍低于社交网站。 “升级”将通过重组公共产品生产或行政服务流程,改变政府的组织结构和服务模式,从而进一步提高效率。行政服务和O2O的个性化可能成为未来的重要趋势。 “重塑”通过政府数据共享和业务平台化、政府信息系统与社会系统的互动、新技术的应用等,催生了全新的公共产品和行政服务。伴随着政府职能和运行模式的相应调整

政府服务的质变“互联网+政府服务”可以促进原有政府服务的质量提高、效率提高、转型升级。更重要的是,它将产生更多新的服务模式、新的服务形式和新的服务主体,以满足新的社会需求,从而形成一个新的智能政府服务体系。

愿景与目标:构建全面政府与协同治理

“互联网+政府服务”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即采用“行政发展-发展行政”的战略组合,促进政府自主创新,形成内外双向驱动力,促进社会发展

一方面,“互联网+政府服务”是政府自觉引入时代信息,利用外部力量推动自身变革的行为 2014年,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报告》指出,政府部门独立工作、逐部门解决问题的公共行政模式已不能满足当前的发展挑战和公共需求。 信息通信技术具有开放性、共享性和非中介性的意向结构,非常适合于构建整体政府和加强协同治理。 与传统的电子政务自主驱动不同,“互联网+政府服务”从社会引入互联网技术、思想和资源,打破政府趋于稳定和保守的格局,利用公众与政府服务的互动来推动行政体制改革,从而实现政府对社会环境变化的调整、变革和改善,加快现代政府建设。

另一方面,“互联网+政府服务”以政府改革为基础,为社会发展注入活力,增强国家整体竞争优势。 互联网产业的强劲发展为中国提供了各领域基础设施、人才和智力方面的比较优势。 “互联网附加”进一步将比较优势纳入创新驱动竞争优势的范畴 “互联网+政府服务”的提出是构建政府领域竞争优势的重要起点。政府通过向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政府服务来引导、促进和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其实质是用“发展行政”的理念来增强国家的整体竞争优势。

阿尔弗雷德钱德勒在他的书《信息改变了美国》中描述了信息技术改变美国的历史过程。 其中,不同于人们想象中的跨越式发展,信息技术推动社会进步,推动国家转型,是一种渐进的演进。

有鉴于此,在推进“互联网+政府服务”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充分利用30年来中国电子政务建设的基础和成就,而不是简单的否定和淘汰。 同时,行政管理部门在实施过程中要注重实效和创新,避免运动冒进和华而不实的噱头。 更值得考虑的是,为了尊重历史发展和技术进步的规律,在信息领域采用快速迭代开发方法可能比仅仅依靠顶层设计更有效。 (李勇,国家信息中心博士后研究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