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宋朝家法的形成

电影资讯 浏览(855)

  

  我们都知道,宋朝的建立是通过宋太祖于陈桥兵变篡夺后周政权而来,是承五代之弊所建立的王朝。宋太祖赵匡胤在夺取政权之初,他所接收的可以说是一个烂摊子,从外部来讲,其所统治区域非常之狭小:北有强大的契丹政权、长江流域和南疆地区有后蜀、南平、楚、吴越、南唐、南汉、蜀诸多割据政权。从内部来讲,宋初武将势力强悍,自唐末五代以来的武将篡权夺位之风盛行。

  因此,宋政权建立之初,摆在统治者面前的一大现实问题便是如何结束外部分崩离析的局面,并且防止其在后世重演,以及遏制内部武将篡权夺位的苗头。

  所以,赵匡胤在即位以后,便在政治、军事等方面的立法都贯穿着一个总原则:以防弊之政,为立国之法。其后继者之统治皆围绕于此。

  

  鉴于此,在建隆初年,赵匡胤又耍出了“杯酒释兵权”的政治手段,将这些高级武将的兵权一一收回,取消殿前都副点检一职,分别设置了殿前司、侍卫马军司和侍卫步军司,即所谓三衙。三衙作为禁军即国家警卫部队,对于京城和皇帝的安危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经赵匡胤改建,名义上由枢密院管辖,实际上直接由皇帝统领。除此以外,在解除了石守信和高怀德等人的兵权之后,赵匡胤在消灭南方割据政权的军事活动中,任用了一批如曹彬、潘美等后起之秀。

  

  枢密使在分割相权的同时,也有着牵制带兵将领的作用:即枢密使(由文官担任)有制令之权而无握兵之重,大将有握兵之重而无制令之权,这便是宋朝一直所实行的“文官牵制武将”方法。

  到了宋太宗时期,枢密院的制令之权更是直接归于皇帝一人之手,而且对带兵出征作战的大将实行“将从中御”(前线将领无机断行事指挥全权,军事决策必须请示皇帝予以批准)的方法,对大将在前线作战的举动加以了限制,这也成为了宋朝的一条家法,历代君主皆以沿用。

  除此以外,在兵役制方面,宋太祖也有了他的传家法宝:募兵制。募兵制并非北宋政权所创立,而是在唐朝后期逐渐形成的。 宋太祖之所以要沿用募兵制并将它作为传家之法,是因为通过实行这一制度,能够将军队和民众分割开来,使二者不至相互影响,协同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