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客 第三章 厮杀

电影资讯 浏览(1494)



  经过昨夜打坐,内力修为并无多大变化,心境却莫名开阔不少,兴许是见了她的缘故。

  也是奇怪,未曾见面之前,心心念念,见面之后,倒是洒脱起来。

  这东西,还真是难以捉摸。

  上午去的市集并不大,江湖消息却是飞速传递。诸如:

  谁谁比武,获得胜利。谁谁比武招亲,入赘某个世家大族。又或者,谁谁暴毙,应是谁谁所为。

  总之,江湖依旧热闹。

  我在茶楼看到一张榜,不是通缉悬赏,也不是某种排名,而是一份没有武林盟印章的死亡名单……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榜上的名字异常熟悉,刺眼。

  他们,我都曾多少打过交道,而且他们也是八年前登过七灵舫的人。虽然于大事上马马虎虎,但这些细枝末节,我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这事,让我嗅出丝丝诡异气息。

  花了一下午,将这破庙收拾好。它没有变得如何整洁干净、焕然一新,遮风挡雨却也足够了。点一炷香,小庙佛意顿生。

  夜幕降临,又换了次药。上药时的刺痛感减弱不少,只觉得伤口有点痒,这药效果还真是不错。

  庙外,传来声响……

  “林觉,找你许久了。”

  一人出声,其余十一人也都向前一步,似在示威。

  十二人十二剑——天令十二杀。

  “替天行道,除魔卫道”是他们的宗旨,追杀江湖恶徒更是他们的使命。十二人一组,分天地玄黄四级。三年前为黄级追杀,也与地玄二级交过手,这眼前人个个面生,而且气息之强,远飞其他人可比,应该是传说中的——天级!

  回来之时便感觉有人跟踪我,却怎么也想不到是他们。

  “天级天令十二杀!贫僧一不是杀人饮血的嗜血恶魔,二不是豪门大派的当家人,武林盟倒是高看贫僧……”

  我摇头,将衣服穿好,提枪。

  为首之人哼了一声:“盟主令,诛!”

  “诛”字如同真言,语音未落,而浩然正气全出。十二人闪来,四周空气仿佛凝结。我从未面对如此强的威压!

  汗水,从额头开始冒出来,继而遍及全身。我甚至提不起战斗的意志。

  一个人的意志没了,也就意味他放弃了所有。

  我放弃我的所有了吗?

  不!两天后,我将登上七灵舫,与她启程去岛上诛杀疯魔无念,处理幽灵珠。

  我不能输……

  全身气血翻涌,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全身发出淡淡金光,便连银枪上也染上一层金色,炫目夺人。

  厮杀间,虽然伤了他们六人,我自己也受伤颇重,新旧伤口在此刻一齐发力,哪怕轻喘都会牵动那火辣辣的痛……

  “原本盟主对你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勾结海外宗派,等同神州叛徒……”

  “勾结海外宗派?神州叛徒?无念受魔珠所控,沦为疯魔。贫僧不过答应七灵舫与之同往诛魔,何来叛徒一说。”我辩驳,“倒是你们,安居于此,丝毫不念江湖危亡。”

  “我们只念神州江湖危亡,海外之事,由他们自行解决。若他们敢踏足神州江湖,定叫他尸骨无存……”

  我知他们抱定杀我之心,多言全是浪费气力。再次厮杀在一起,三年前那股熟悉的死亡气息,又于我心中蔓延开来……

  剑尖离我半寸不到,我能够感受到凌厉的剑气刺在脖子上,生疼。再往前,剑尖会刺进

  我的喉咙,喉血会飞溅出来,我将死去。

  然后呢?会如后人诗歌所言——恨我者,翩翩起舞;爱我者,眼泪如露。

  可是又不尽相同,恨我的人自会翩翩起舞,爱我的人却在何处?我为孤儿,苟活于世十多年后,侥幸入得武林盟随师父学枪,渐于武林江湖立足。因喜独来独往,所识朋友不多。当时于我心中最为重要的除去师父罗岳,便是师叔王映以及那个她。

  师父不消说,教我枪法,让我在江湖出人头地。师叔也扮演亦师亦友的角色,于比武切磋中感情渐深。他们都是“爱我者”,却都毁于师父的嫉妒心魔,仅有的朋友也因此分道扬镳,反目成仇。

  她呢?也许不算“爱我者”,但我至少曾经对她有点用,她会因我死去而悲伤吗?

  叮……

  从身前穿来突兀的一声,紧接着,鲜血扑面而来,将我整张脸覆盖。

  一道身影闪过眼前,一只持剑之手飞了出去。

  身影很快,我几乎未看清他的出刀与收刀。

  那名断臂的十二杀成员几乎来不及呐喊,已经倒地身亡。

  “放肆!”

  应该是此十二杀的统领发声。

  “七灵舫!说好五日休整,不插手神州事,但今日你干涉神州江湖,别怪我们不念同为神州血脉之情!”

  “神州血脉?”清灵之音传出,是她,“你们何时念过这神州血脉之情?我七灵舫遭逢大劫,你们却作壁上观。你们以及你们盟主完全忘了当年是谁助你们从灵蜥手中脱困?再说七灵舫五日靠岸休整是与你武林盟海外登舫落脚平等换来的!”

  那人脸色变了又变,说道:“你们自八年前开始,暗中布局神州江湖,连追魂虱都用上了。”顿了顿,看着死去的尸体,“你们杀了他,都得死。”

  听到八年前与追魂虱,我似乎明白八年前七灵舫的用意,也懂得为何在我刚回江南,她便能找到我。

  追魂虱,寄生于人体,几乎难以察觉,虽然寿命短,但是繁衍速度极快。被寄生者的行踪几乎为下虱者所掌控。

  在我身旁的是那两位为我所伤的刀客,他们正在帮我上药。兴许心中对我有怨念,丝毫不将我看作重伤之人,上药粗鲁,如同对待被捕猎物,折腾一阵,便可入锅下肚一般。

  她,赵瀚海,依旧身着碎花黄衣,手持长剑,剑在鞘,却随时可出。

  立于她身后的应该是七灵舫的人,个个诡异,深不可测。

  “我们得死?”她说话,满是嘲讽,“虽然我七灵舫往日风光不再,但五煞还有四煞在啊,对付你们,应该挺简单的。”

  两个人从暗中走出:一个黑袍罩身仍遮掩不住婀娜身姿的妖媚女子,胸前挂着小笛;一个身着青衫如翩翩公子的白面书生,亦是手持长剑。

  加上本在明处的身材短小精悍,双臂却粗壮如腿,手持大刀的男子与替我上药的两位刀客,四煞全了。

  “控虫魔女”幽兰,“白面书生”陈长风,“旋风狂刀”古克,“双影叠刀”陆文振、陆文雄。

  她呢?

  “瀚海长剑”赵瀚海!

  目录

  96

  Hightu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2

  2019.08.01 22:35*

  字数 2196

  经过昨夜打坐,内力修为并无多大变化,心境却莫名开阔不少,兴许是见了她的缘故。

  也是奇怪,未曾见面之前,心心念念,见面之后,倒是洒脱起来。

  这东西,还真是难以捉摸。

  上午去的市集并不大,江湖消息却是飞速传递。诸如:

  谁谁比武,获得胜利。谁谁比武招亲,入赘某个世家大族。又或者,谁谁暴毙,应是谁谁所为。

  总之,江湖依旧热闹。

  我在茶楼看到一张榜,不是通缉悬赏,也不是某种排名,而是一份没有武林盟印章的死亡名单……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榜上的名字异常熟悉,刺眼。

  他们,我都曾多少打过交道,而且他们也是八年前登过七灵舫的人。虽然于大事上马马虎虎,但这些细枝末节,我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这事,让我嗅出丝丝诡异气息。

  花了一下午,将这破庙收拾好。它没有变得如何整洁干净、焕然一新,遮风挡雨却也足够了。点一炷香,小庙佛意顿生。

  夜幕降临,又换了次药。上药时的刺痛感减弱不少,只觉得伤口有点痒,这药效果还真是不错。

  庙外,传来声响……

  “林觉,找你许久了。”

  一人出声,其余十一人也都向前一步,似在示威。

  十二人十二剑——天令十二杀。

  “替天行道,除魔卫道”是他们的宗旨,追杀江湖恶徒更是他们的使命。十二人一组,分天地玄黄四级。三年前为黄级追杀,也与地玄二级交过手,这眼前人个个面生,而且气息之强,远飞其他人可比,应该是传说中的——天级!

  回来之时便感觉有人跟踪我,却怎么也想不到是他们。

  “天级天令十二杀!贫僧一不是杀人饮血的嗜血恶魔,二不是豪门大派的当家人,武林盟倒是高看贫僧……”

  我摇头,将衣服穿好,提枪。

  为首之人哼了一声:“盟主令,诛!”

  “诛”字如同真言,语音未落,而浩然正气全出。十二人闪来,四周空气仿佛凝结。我从未面对如此强的威压!

  汗水,从额头开始冒出来,继而遍及全身。我甚至提不起战斗的意志。

  一个人的意志没了,也就意味他放弃了所有。

  我放弃我的所有了吗?

  不!两天后,我将登上七灵舫,与她启程去岛上诛杀疯魔无念,处理幽灵珠。

  我不能输……

  全身气血翻涌,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全身发出淡淡金光,便连银枪上也染上一层金色,炫目夺人。

  厮杀间,虽然伤了他们六人,我自己也受伤颇重,新旧伤口在此刻一齐发力,哪怕轻喘都会牵动那火辣辣的痛……

  “原本盟主对你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勾结海外宗派,等同神州叛徒……”

  “勾结海外宗派?神州叛徒?无念受魔珠所控,沦为疯魔。贫僧不过答应七灵舫与之同往诛魔,何来叛徒一说。”我辩驳,“倒是你们,安居于此,丝毫不念江湖危亡。”

  “我们只念神州江湖危亡,海外之事,由他们自行解决。若他们敢踏足神州江湖,定叫他尸骨无存……”

  我知他们抱定杀我之心,多言全是浪费气力。再次厮杀在一起,三年前那股熟悉的死亡气息,又于我心中蔓延开来……

  剑尖离我半寸不到,我能够感受到凌厉的剑气刺在脖子上,生疼。再往前,剑尖会刺进

  我的喉咙,喉血会飞溅出来,我将死去。

  然后呢?会如后人诗歌所言——恨我者,翩翩起舞;爱我者,眼泪如露。

  可是又不尽相同,恨我的人自会翩翩起舞,爱我的人却在何处?我为孤儿,苟活于世十多年后,侥幸入得武林盟随师父学枪,渐于武林江湖立足。因喜独来独往,所识朋友不多。当时于我心中最为重要的除去师父罗岳,便是师叔王映以及那个她。

  师父不消说,教我枪法,让我在江湖出人头地。师叔也扮演亦师亦友的角色,于比武切磋中感情渐深。他们都是“爱我者”,却都毁于师父的嫉妒心魔,仅有的朋友也因此分道扬镳,反目成仇。

  她呢?也许不算“爱我者”,但我至少曾经对她有点用,她会因我死去而悲伤吗?

  叮……

  从身前穿来突兀的一声,紧接着,鲜血扑面而来,将我整张脸覆盖。

  一道身影闪过眼前,一只持剑之手飞了出去。

  身影很快,我几乎未看清他的出刀与收刀。

  那名断臂的十二杀成员几乎来不及呐喊,已经倒地身亡。

  “放肆!”

  应该是此十二杀的统领发声。

  “七灵舫!说好五日休整,不插手神州事,但今日你干涉神州江湖,别怪我们不念同为神州血脉之情!”

  “神州血脉?”清灵之音传出,是她,“你们何时念过这神州血脉之情?我七灵舫遭逢大劫,你们却作壁上观。你们以及你们盟主完全忘了当年是谁助你们从灵蜥手中脱困?再说七灵舫五日靠岸休整是与你武林盟海外登舫落脚平等换来的!”

  那人脸色变了又变,说道:“你们自八年前开始,暗中布局神州江湖,连追魂虱都用上了。”顿了顿,看着死去的尸体,“你们杀了他,都得死。”

  听到八年前与追魂虱,我似乎明白八年前七灵舫的用意,也懂得为何在我刚回江南,她便能找到我。

  追魂虱,寄生于人体,几乎难以察觉,虽然寿命短,但是繁衍速度极快。被寄生者的行踪几乎为下虱者所掌控。

  在我身旁的是那两位为我所伤的刀客,他们正在帮我上药。兴许心中对我有怨念,丝毫不将我看作重伤之人,上药粗鲁,如同对待被捕猎物,折腾一阵,便可入锅下肚一般。

  她,赵瀚海,依旧身着碎花黄衣,手持长剑,剑在鞘,却随时可出。

  立于她身后的应该是七灵舫的人,个个诡异,深不可测。

  “我们得死?”她说话,满是嘲讽,“虽然我七灵舫往日风光不再,但五煞还有四煞在啊,对付你们,应该挺简单的。”

  两个人从暗中走出:一个黑袍罩身仍遮掩不住婀娜身姿的妖媚女子,胸前挂着小笛;一个身着青衫如翩翩公子的白面书生,亦是手持长剑。

  加上本在明处的身材短小精悍,双臂却粗壮如腿,手持大刀的男子与替我上药的两位刀客,四煞全了。

  “控虫魔女”幽兰,“白面书生”陈长风,“旋风狂刀”古克,“双影叠刀”陆文振、陆文雄。

  她呢?

  “瀚海长剑”赵瀚海!

  目录

  经过昨夜打坐,内力修为并无多大变化,心境却莫名开阔不少,兴许是见了她的缘故。

  也是奇怪,未曾见面之前,心心念念,见面之后,倒是洒脱起来。

  这东西,还真是难以捉摸。

  上午去的市集并不大,江湖消息却是飞速传递。诸如:

  谁谁比武,获得胜利。谁谁比武招亲,入赘某个世家大族。又或者,谁谁暴毙,应是谁谁所为。

  总之,江湖依旧热闹。

  我在茶楼看到一张榜,不是通缉悬赏,也不是某种排名,而是一份没有武林盟印章的死亡名单……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榜上的名字异常熟悉,刺眼。

  他们,我都曾多少打过交道,而且他们也是八年前登过七灵舫的人。虽然于大事上马马虎虎,但这些细枝末节,我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这事,让我嗅出丝丝诡异气息。

  花了一下午,将这破庙收拾好。它没有变得如何整洁干净、焕然一新,遮风挡雨却也足够了。点一炷香,小庙佛意顿生。

  夜幕降临,又换了次药。上药时的刺痛感减弱不少,只觉得伤口有点痒,这药效果还真是不错。

  庙外,传来声响……

  “林觉,找你许久了。”

  一人出声,其余十一人也都向前一步,似在示威。

  十二人十二剑——天令十二杀。

  “替天行道,除魔卫道”是他们的宗旨,追杀江湖恶徒更是他们的使命。十二人一组,分天地玄黄四级。三年前为黄级追杀,也与地玄二级交过手,这眼前人个个面生,而且气息之强,远飞其他人可比,应该是传说中的——天级!

  回来之时便感觉有人跟踪我,却怎么也想不到是他们。

  “天级天令十二杀!贫僧一不是杀人饮血的嗜血恶魔,二不是豪门大派的当家人,武林盟倒是高看贫僧……”

  我摇头,将衣服穿好,提枪。

  为首之人哼了一声:“盟主令,诛!”

  “诛”字如同真言,语音未落,而浩然正气全出。十二人闪来,四周空气仿佛凝结。我从未面对如此强的威压!

  汗水,从额头开始冒出来,继而遍及全身。我甚至提不起战斗的意志。

  一个人的意志没了,也就意味他放弃了所有。

  我放弃我的所有了吗?

  不!两天后,我将登上七灵舫,与她启程去岛上诛杀疯魔无念,处理幽灵珠。

  我不能输……

  全身气血翻涌,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全身发出淡淡金光,便连银枪上也染上一层金色,炫目夺人。

  厮杀间,虽然伤了他们六人,我自己也受伤颇重,新旧伤口在此刻一齐发力,哪怕轻喘都会牵动那火辣辣的痛……

  “原本盟主对你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勾结海外宗派,等同神州叛徒……”

  “勾结海外宗派?神州叛徒?无念受魔珠所控,沦为疯魔。贫僧不过答应七灵舫与之同往诛魔,何来叛徒一说。”我辩驳,“倒是你们,安居于此,丝毫不念江湖危亡。”

  “我们只念神州江湖危亡,海外之事,由他们自行解决。若他们敢踏足神州江湖,定叫他尸骨无存……”

  我知他们抱定杀我之心,多言全是浪费气力。再次厮杀在一起,三年前那股熟悉的死亡气息,又于我心中蔓延开来……

  剑尖离我半寸不到,我能够感受到凌厉的剑气刺在脖子上,生疼。再往前,剑尖会刺进

  我的喉咙,喉血会飞溅出来,我将死去。

  然后呢?会如后人诗歌所言——恨我者,翩翩起舞;爱我者,眼泪如露。

  可是又不尽相同,恨我的人自会翩翩起舞,爱我的人却在何处?我为孤儿,苟活于世十多年后,侥幸入得武林盟随师父学枪,渐于武林江湖立足。因喜独来独往,所识朋友不多。当时于我心中最为重要的除去师父罗岳,便是师叔王映以及那个她。

  师父不消说,教我枪法,让我在江湖出人头地。师叔也扮演亦师亦友的角色,于比武切磋中感情渐深。他们都是“爱我者”,却都毁于师父的嫉妒心魔,仅有的朋友也因此分道扬镳,反目成仇。

  她呢?也许不算“爱我者”,但我至少曾经对她有点用,她会因我死去而悲伤吗?

  叮……

  从身前穿来突兀的一声,紧接着,鲜血扑面而来,将我整张脸覆盖。

  一道身影闪过眼前,一只持剑之手飞了出去。

  身影很快,我几乎未看清他的出刀与收刀。

  那名断臂的十二杀成员几乎来不及呐喊,已经倒地身亡。

  “放肆!”

  应该是此十二杀的统领发声。

  “七灵舫!说好五日休整,不插手神州事,但今日你干涉神州江湖,别怪我们不念同为神州血脉之情!”

  “神州血脉?”清灵之音传出,是她,“你们何时念过这神州血脉之情?我七灵舫遭逢大劫,你们却作壁上观。你们以及你们盟主完全忘了当年是谁助你们从灵蜥手中脱困?再说七灵舫五日靠岸休整是与你武林盟海外登舫落脚平等换来的!”

  那人脸色变了又变,说道:“你们自八年前开始,暗中布局神州江湖,连追魂虱都用上了。”顿了顿,看着死去的尸体,“你们杀了他,都得死。”

  听到八年前与追魂虱,我似乎明白八年前七灵舫的用意,也懂得为何在我刚回江南,她便能找到我。

  追魂虱,寄生于人体,几乎难以察觉,虽然寿命短,但是繁衍速度极快。被寄生者的行踪几乎为下虱者所掌控。

  在我身旁的是那两位为我所伤的刀客,他们正在帮我上药。兴许心中对我有怨念,丝毫不将我看作重伤之人,上药粗鲁,如同对待被捕猎物,折腾一阵,便可入锅下肚一般。

  她,赵瀚海,依旧身着碎花黄衣,手持长剑,剑在鞘,却随时可出。

  立于她身后的应该是七灵舫的人,个个诡异,深不可测。

  “我们得死?”她说话,满是嘲讽,“虽然我七灵舫往日风光不再,但五煞还有四煞在啊,对付你们,应该挺简单的。”

  两个人从暗中走出:一个黑袍罩身仍遮掩不住婀娜身姿的妖媚女子,胸前挂着小笛;一个身着青衫如翩翩公子的白面书生,亦是手持长剑。

  加上本在明处的身材短小精悍,双臂却粗壮如腿,手持大刀的男子与替我上药的两位刀客,四煞全了。

  “控虫魔女”幽兰,“白面书生”陈长风,“旋风狂刀”古克,“双影叠刀”陆文振、陆文雄。

  她呢?

  “瀚海长剑”赵瀚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