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两年涨6.8倍!妖股武汉凡谷业绩曾造假,且股东频频减持

电影资讯 浏览(1639)

原标题:两年来股价上涨了6.8倍!恶魔股武汉翻股的表现是欺诈性的,股东经常减少持股量。

在A股中,只要市值偏低并且采用热门概念,就很可能成为大魔鬼股票。

您还记得东方通讯吗?由于5G的概念,股价几乎翻了一番。在东方通讯逐渐降温之后,另一只恶魔股票武汉番谷开始转播。

在5G概念,华为热门概念和性能反弹的背景下,武汉翻谷的股价从最低的3.48元上涨至最高的27.16元,是两年来的6.8倍。

对于34,300名投资者而言,这是狂欢的时刻。

但是,通过打开牛市背后的面纱,您会发现,在股价逐步上涨的同时,重要股东也在不断减少持股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武汉翻谷一再受到监管部门的惩罚。

这家公司是什么故事?

首先,股价达到了新高,但是重要的股东却经常减少持股量

从2018年底开始,武汉翻谷的业绩开始扭亏为盈。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武汉翻谷营业收入分别为8.46亿元,11.95亿元,3.82亿元和7.924亿元,报告期增长-25.77% 。 -16.16%,58.36%和47.07%。

武汉凡谷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288万元,1.888亿元,2905万元和6936万元,同比分别增长85.53%,136.7%,169.28%和199.41%。

在灿烂的业绩中,武汉番谷的股价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在上涨,最高涨至27.16元。

但是,随着股价创下新高,股东开始减少持股量。

2019年4月25日,武汉翻谷宣布,公司控股股东一致通过的王立平通过集中招标交易减持了本公司54,0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0096%。按20.84元/股的平均价格计算,现金总值为112.53万元。

2019年6月6日,武汉凡谷宣布,控股股东王凯的一致行动减持公司股份431,8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765%。按平均价格17.12元/股减价,将套现739.2万元。

2019年8月21日,武汉凡谷宣布,董事钟卫刚已减持其36,000股股份。按平均价格22元/股减价计算,总现金为79.2万元。

2019年8月21日,武汉凡谷宣布,控股股东之一,实际控制人孟庆南拟通过大宗交易减少持股量不超过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80%)。或集中招标交易。减少的原因是基于个人和其他行业的投资需求。

第二,绩效变化的面貌和财务欺诈历史

2016年10月8日,武汉泛谷披露了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预计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4,000万元至3,000万元之间。

业绩预亏公布后,武汉番谷股价反弹超过20%。

但是,长期以来,股东们并不高兴。 2017年3月25日,公司披露了业绩报告修订公告,2016年净利润预计为-16.5亿美元。 4月26日,武汉凡谷披露,经审计的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净利润为-16.5亿元。

预计净利润将从3000万元减少至-16.5亿元。

在修订后的公告中,武汉凡谷解释说,修订后的公告与业绩报告之间的净利润差异主要体现在营业利润中,营业利润有误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该公司的ERP系统已经使用了很多年。由于历史原因,缺少成本核算模块。因此,每个月都需要从ERP导出基本数据,然后进行手动处理和计算成本。

另一个是企业需要调整财务人员的职位。由于工作转移不完全,新聘财务人员在数据处理中犯了错误。

第一种解释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财务人员职位的调整是导致绩效发生变化的一种解释,这不可避免地是市场所不能接受的。

2017年8月3日,深交所发布公开谴责公告,原因是武汉凡谷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其相关的信息披露义务,而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孟繁波以及公司财务总监王志松未能做到这一点。履行职责,履行诚信。勤勉尽责,交流有纪律处分:

1.对武汉凡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纪律处分;

其次,纪律处分受到武汉凡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孟繁波和首席财务官王志松的公开谴责。

如果深圳证券交易所仅受到公开谴责,则证监会将决定进行更认真的调查。

2018年3月6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武汉泛谷涉嫌违反信息规定对该公司进行调查。面对比脸还差的表现更糟,武汉范谷居然夸大了表现。

根据公告,武汉方固自2016年4月至2016年6月减少了对自制半成品的使用。因此,该公司2016年半年度报告合并了该报告虚假增加的营业利润15,595,879.52元,以及虚增的库存。 15,595,879.52元。利润占当期营业利润的51.17%。

此外,武汉凡谷在2016年4月至2016年9月期间未使用自制的半成品。因此,该公司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合并了营业利润人民币38,106,460.58元,库存的存货为人民币53,702,340.10元。营业利润增加额占本期披露的营业利润的115.09%。

湖北省监察局处以罚款,警告武汉市范沽区法院并处以三十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监事孟繁波,王志松警告,并处以五万元罚款;警告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范志辉,并处罚款三万元。

结论

令人困惑的是,如此庞大的牛市股票具有获利转盈的利润,几乎没有持有股票的资金。

数据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持有武汉反股的基金不超过6只,大型机构所占份额不到2%。巧合的是,由于深圳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两只基金于今年一季度进入大股东名单,武汉泛谷的股价开始加速。

截至9月17日收盘,武汉梵谷的市盈率高达101.68倍,市值达141亿元。

令投资者担忧的是,大公股武汉泛谷的未来表现能否支撑其市值?重要股东会继续减少持股吗?有待进一步观察。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2019-09-17 18: 21

来源: Delin Society

原标题:两年来股价上涨了6.8倍!恶魔股武汉翻股的表现是欺诈性的,股东经常减少持股量。

在A股中,只要市值偏低并且采用热门概念,就很可能成为大魔鬼股票。

您还记得东方通讯吗?由于5G的概念,股价几乎翻了一番。在东方通讯逐渐降温之后,另一只恶魔股票武汉番谷开始转播。

在5G概念,华为热门概念和性能反弹的背景下,武汉翻谷的股价从最低的3.48元上涨至最高的27.16元,是两年来的6.8倍。

对于34,300名投资者而言,这是狂欢的时刻。

但是,通过打开牛市背后的面纱,您会发现,在股价逐步上涨的同时,重要股东也在不断减少持股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武汉翻谷一再受到监管部门的惩罚。

这家公司是什么故事?

首先,股价达到了新高,但是重要的股东却经常减少持股量

从2018年底开始,武汉翻谷的业绩开始扭亏为盈。

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武汉翻谷营业收入分别为8.46亿元,11.95亿元,3.82亿元和7.924亿元,报告期增长-25.77% 。 -16.16%,58.36%和47.07%。

同期,武汉方谷净利润分别为-5288万元、万元、2905万元和6936万元,报告期内分别增长85.53%、136.7%、169.28%和199.41%。

在亮丽的表现中,武汉方正股价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在上涨,最高涨至27.16元。

不过,随着股价再创新高,股东开始减持。

2019年4月25日,武汉方谷发布公告称,经公司控股股东一致行动,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96%。按照20.84元/股的均价计算,现金总额为元。

2019年6月6日,武汉方谷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王凯减持公司股份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765%。按照17.12元/股的平均减持价格计算,将套现739.2万元。

2019年8月21日,武汉方舟宣布,董事钟伟刚减持3.6万股。按照22元/股的平均减持价格计算,现金总额为79.2万元。

2019年8月21日,武汉方舟宣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孟庆南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股,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交易,持有公司股份1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80%)。减少的原因是基于个人和其他行业的投资需求。

第二,业绩变化面和财务欺诈历史

2016年10月8日,武汉泛谷披露了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预计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4,000万元至3,000万元之间。

业绩预亏公布后,武汉番谷股价反弹超过20%。

但是,长期以来,股东们并不高兴。 2017年3月25日,公司披露了业绩报告修订公告,2016年净利润预计为-16.5亿美元。 4月26日,武汉凡谷披露,经审计的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净利润为-16.5亿元。

预计净利润将从3000万元减少至-16.5亿元。

在修订后的公告中,武汉凡谷解释说,修订后的公告与业绩报告之间的净利润差异主要体现在营业利润中,营业利润有误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该公司的ERP系统已经使用了很多年。由于历史原因,缺少成本核算模块。因此,每个月都需要从ERP导出基本数据,然后进行手动处理和计算成本。

另一个是企业需要调整财务人员的职位。由于工作转移不完全,新聘财务人员在数据处理中犯了错误。

第一种解释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财务人员职位的调整是导致绩效发生变化的一种解释,这不可避免地是市场所不能接受的。

2017年8月3日,深交所发布公开谴责公告,原因是武汉凡谷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其相关的信息披露义务,而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孟繁波以及公司财务总监王志松未能做到这一点。履行职责,履行诚信。勤勉尽责,交流有纪律处分:

1.对武汉凡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纪律处分;

其次,纪律处分受到武汉凡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孟繁波和首席财务官王志松的公开谴责。

如果深圳证券交易所仅受到公开谴责,则证监会将决定进行更认真的调查。

2018年3月6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武汉泛谷涉嫌违反信息规定对该公司进行调查。面对比脸还差的表现更糟,武汉范谷居然夸大了表现。

根据公告,武汉方固自2016年4月至2016年6月减少了对自制半成品的使用。因此,该公司2016年半年度报告合并了该报告虚假增加的营业利润15,595,879.52元,以及虚增的库存。 15,595,879.52元。利润占当期营业利润的51.17%。

此外,武汉凡谷在2016年4月至2016年9月期间未使用自制的半成品。因此,该公司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合并了营业利润人民币38,106,460.58元,库存的存货为人民币53,702,340.10元。营业利润增加额占本期披露的营业利润的115.09%。

湖北省监察局处以罚款,警告武汉市范沽区法院并处以三十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监事孟繁波,王志松警告,并处以五万元罚款;警告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范志辉,并处罚款三万元。

结论

令人困惑的是,如此庞大的牛市股票具有获利转盈的利润,几乎没有持有股票的资金。

数据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持有武汉反股的基金不超过6只,大型机构所占份额不到2%。巧合的是,由于深圳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两只基金于今年一季度进入大股东名单,武汉泛谷的股价开始加速。

截至9月17日收盘,武汉梵谷的市盈率高达101.68倍,市值达141亿元。

令投资者担忧的是,大公股武汉泛谷的未来表现能否支撑其市值?重要股东会继续减少持股吗?有待进一步观察。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武汉番谷

范谷

武汉

王志松

孟凡博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