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抓住时机

动漫推荐 浏览(1685)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将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3,随即抽出一张卡。将新抽到的卡加入手卡之后,他便开始比较自己和欧阳冰海手中的手卡。

  双方目前的手卡数量之比,刚好是五对五,完全持平。而且,他的手中有已知手卡,欧阳冰海则没有。双方场上的怪兽数目比,则是三对二。表面上,只看这一点,他稍微占优势。魔法与陷阱的数目比则完全反过来,不算已经在双方场上都存在的本家场地魔法,就是零比四。此时此刻,他手中自然没有唯一能够轻松抹除这一差距的暴雷击,如果有,他基本就已经稳操胜券。不过,欧阳冰海场上的四张盖卡中,只有一张是未知的。而且,他大概率可以猜到,那是什么。

  欧阳冰海似乎能够猜到江攀龙的想法,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手覆盖在自己的那张未知盖卡上,轻轻用指尖敲打卡片周围。他仍然不急于发动卡牌。

  仍然留在场内的破坏龙玩家开始轻手轻脚地向两个方向移动。其中一部分人向赛场前排的空座移动,另一部分认识江攀龙的人则往冯必成和黄天伟所坐的方向移动。和另外一桌上的两名裁决天使玩家不同,两名破坏龙玩家都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的手牌遮挡得严严实实,让摄像机根本拍不到卡牌的正面。正因为如此,这些对破坏龙更感兴趣的玩家都不敢轻易提出自己的想法,更不敢随便下结论。他们和只对裁决天使感兴趣的玩家们,是全场最安静的两群观众。

  “喂,斗神大佬,龙皇老板用的是纯强攻流破坏龙吗?”

  两名玩家先后在冯必成身边的空位上坐下。其中一个长着一个无比宽大而又油光锃亮的额头的玩家凑到冯必成身边,把脑袋向冯必成的肩膀移动,露出略微有些谄媚的笑容,一边笑一边问。

  “是的。龙皇有一张星陨,所以,他用的是纯强攻流破坏龙。”冯必成没有去注意向他提问的人,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投影屏。

  “我们两个会在不久之后去趟清河,想去龙皇老板的店里坐坐,”大额头玩家继续笑,“到时候,能不能让我们和龙皇老板谈一谈啊?我们现在也想玩破坏龙,想向龙皇老板请教一下玩法……”

  “可以啊。我们很欢迎你们。不过,你们得等龙皇打完比赛之后,再亲自去和他谈。要买东西的话,我们两个没法做主。”黄天伟补充道。

  “我要发动光晕的效果,将自己墓地中的破坏龙卷风除外,从卡组盖放一张同名卡上场。”

  江攀龙再次把手指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光晕,并将自己墓地中的第二张破坏龙卷风移动到除外区。对于他的这一套强攻流破坏龙而言,能够起到比落雷更大作用的破坏龙卷风一定是放满四张的卡。此时此刻,他的另外两张破坏龙卷风还都位于他的卡组内部。

  “不行。”

  欧阳冰海毫不犹豫地翻开自己重新覆盖到场上的破坏龙的截断。他知道,如果任由江攀龙再次从卡组检索破坏龙卷风,他的这张反击陷阱卡的作用多半会被抵消。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的截断,将光晕的效果无效,并破坏它。”

  “好。”江攀龙也毫不犹豫地点头,随即将自己场上的光晕送入墓地。

  欧阳冰海丝毫没有停留,抬起手,指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紫焰。

  “在这个时候,我要发动紫焰的最后一个效果。每一个回合一次,当它位于我场上,我场上有‘破坏’陷阱卡成功发动时,它可以把自己或对方墓地中的一只龙族怪兽除外,让它的攻击力在直到这个回合结束时上升200点。我要把你墓地中的光晕除外。”

  江攀龙抬起自己的左手,用力捋自己下巴上的胡子。

  “然后,由于我的紫焰发动效果,我要再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火焰弹,”欧阳冰海迅速地翻开自己场上的第二张破坏火焰弹,“我要把你的光耀破坏。”

  一连串掌声从前几排的观众席上响起。带头鼓掌的,仍然是以“神锋”为首的广州玩家和四处分开坐的几名深圳玩家。

  “紫焰的效果是连锁1,”欧阳冰海放慢语速,像是为了让江攀龙和李俊德都听清楚,“破坏火焰弹的效果是连锁2。”

  “没问题。”

  江攀龙没有表达什么异议,连表情都毫无波动。他将自己墓地中的光晕移动到除外区,再将自己场上的光耀移动到墓地,随即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牌。

  欧阳冰海将自己的左手平放到自己场上的破坏龙的迎击之上。在自己已经没有足够多的费用去发动剩余的那张盖卡——破坏龙的禁忌的当下,已经被打开的破坏龙的迎击就是自己场上仅存的封锁手段。它和破坏火焰弹一样,只有在发动它的当回合需要支付费用,之后每回合发动效果时都不需要再额外支付费用。

  李俊德也忍不住转过头,把目光投向江攀龙手中的五张手卡。江攀龙刚好把自己的五张手卡围成一个弧度不算大的弧形,让他也无法看清卡牌的正面。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玄灵。”

  江攀龙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地夹出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玄灵,将它放置到劲浪的左侧。

  “哦——”

  惊叹声先后从赛场各处响起,此起彼伏。许多玩家和工作人员都在这一刻瞪大自己的双眼。

  欧阳冰海也忍不住瞪大双眼。他知道江攀龙手中有一张已知的破坏龙融合,却不可能知道这张未知的破坏龙-玄灵。他原本希望通过自己的这张破坏龙的迎击来封住江攀龙的破坏龙融合,以此让江攀龙无法召唤强大的融合怪兽。但是,这张玄灵完全能够干扰他的计划。

  “我要发动玄灵的登场效果,将我除外区的光晕重新召唤上场,”江攀龙伸出手,指向自己的除外区,“你要发动卡牌或者卡牌效果吗?”

  “嗯……”

  欧阳冰海忍不住轻轻张开嘴,并伸出自己的左手大拇指,轻轻咬住自己的指尖。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允许玄灵发动效果,将光晕回收,江攀龙就有可能骗掉破坏龙的迎击的效果,从而召唤另外一只光耀。但如果不允许玄灵发动这个效果,江攀龙就能够成功地发动自己手中的破坏龙融合。到时候,自己几乎无法抵挡至少用四只素材怪兽召唤出场的星陨。

  李俊德也把目光转向欧阳冰海。他能够看出,江攀龙恰好抓住欧阳冰海的卡组运转过程中出现的一个关键时机,从而将场上的局面在一瞬间逆转。对于主要目标是在开局几回合内迅速击倒对手的强攻流破坏龙而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抓住能够一举命中对手的破绽的关键时机。从理论上来看,欧阳冰海的应对措施也不能说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他的战术被开局时较少的费用数量所限制,无法完美运行。在这一刻,与玄灵同样拥有进行融合召唤的效果的暮霭正是被费用总数所限制,从而无法发动效果。

  “可以。你请吧。”

  一番思考之后,欧阳冰海还是摊开手,允许江攀龙发动玄灵的第一个效果。他认定,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精力去考虑未知的情况,只能尽最大可能去阻止已知的危险。

  江攀龙将自己的光晕重新放置到自己的场上,随即伸出手指,先指向自己的光晕,再指向欧阳冰海场上的暮霭。

  “光晕重新登场。然后,我要用光晕攻击暮霭。”

  “好的。”欧阳冰海点头。

  江攀龙将自己场上的光晕再次送入墓地,随即在自己手机上的对战计算器中输入“-100”。

  “光晕被破坏并送去墓地。之后,我要用玄灵攻击暮霭。”

  “哦?”

  许多玩家先后发出惊讶的感叹声。他们都没有想到,江攀龙会选择不发动玄灵的第二个效果。

  “可以。”

  欧阳冰海再次点头,随即将自己场上的破坏龙-暮霭送入墓地。江攀龙也将破坏龙-玄灵送入墓地。

  “然后,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江攀龙将自己手中已知的破坏龙融合放置到场上。他故意将这张卡放置到魔法与陷阱卡中央,让欧阳冰海看清。

  “我发动破坏龙的迎击的效果,将其无效。”欧阳冰海指向自己场上的陷阱卡。

  “好的。”

  江攀龙将破坏龙融合送入墓地,随即从手牌中抽出另外一只怪兽。这只怪兽,仍然是双方都再熟悉不过的怪兽。

  “我支付最后一点费用,召唤第二只破坏龙-劲浪。”

  “哇——”

  海啸般的赞叹声从观众席上响起来,从前排往后排传去,一直传到靠近大门的位置。许多原本一声不吭的玩家也忍不住被感染,瞪大双眼,紧盯住坐在舞台中央位置左前方的江攀龙。

  “我发动劲浪的效果,检索一张‘破坏’魔法卡。与此同时,我获得一点额外费用,用于发动‘破坏’魔法卡。”

  江攀龙将第二张劲浪直接拍到第一张劲浪的右侧,随即拿起自己的主卡组,平放到自己的怪兽区边缘。他没有立刻去拿卡牌,而是先等待欧阳冰海确认卡牌效果。

  欧阳冰海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表明自己已经无计可施。

  江攀龙会意地笑笑,翻开自己的卡组,拿出第二张破坏龙融合,随即将其直接拍到魔法与陷阱区。

  “我支付额外费用,发动第二张破坏龙融合。我要把光耀、光晕、玄灵和两只劲浪作为素材,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龙皇,请把流程走完。”

  李俊德放慢声音,低声提醒江攀龙。之前的每一轮比赛中,在执法焦点桌的比赛时,他都提醒焦点桌上的玩家们,尽可能地把每一轮对局,乃至每一张卡牌的标准流程都走完。因为,焦点桌的直播是给广大网友看的,其中可能会有通过网络对局直播来学习打牌的新手。如果玩家们过多地去简化比赛流程,可能会让观众感到难以理解。

  “好的。”

  江攀龙笑着点点头,将自己的五张怪兽卡全部取出,归拢在一起,再一同放到除外区。他翻开自己的额外卡组,将自己的破坏龙皇-星陨从额外卡组中央的位置取出,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位置。每次比赛之前,他都会将自己最宝贵的这张卡放到额外卡组的中央位置。

  “我要发动星陨的效果,把你场上的所有表侧表示存在的卡牌效果无效,并把你的所有怪兽破坏并除外。”

  欧阳冰海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将自己的破坏龙-紫焰移动到除外区。

  “星陨可以进行五次攻击,”江攀龙指向欧阳冰海的生命区,“我要进行第一次攻击。”

  欧阳冰海拿起手机,在对战计算器上输入“-3800”和“-4”,一口气翻开自己的四张生命牌。这四张生命牌中,没有那张能够直接结束回合的生命牌。尽管如此,他还是夹起其中一张生命牌,将其展示给江攀龙和李俊德看。

  “我发动其中一张生命牌的效果,回复自己的费用至最大值。”

  “好,”江攀龙点头,“然后,我要用星陨进行第二次攻击。”

  欧阳冰海再次露出苦笑,掀开自己的最后一张生命牌。那张生命牌,才是直接结束回合的生命牌。

  “龙皇赢下第一局!”李俊德转过头,对正在从主席台上走过来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天道赢下第一局!”另一名裁判也开始报告结果。

  “好!”站在舞台边缘的钟卓越重重地点头,高举起自己手中的话筒,“现在,两场半决赛都刚好结束第一局的对决!请双方玩家开始更换备用卡牌!完成更换之后,即可开始第二局对决!”

  四名玩家同时低下头,开始收拾自己的卡组,并从自己的卡盒中将自己的备用卡组取出来。没有一个人说话。

  观众们也重新安静下来。几名工作人员先后从赛场两侧的座位上站起来,向舞台边缘走去。

  2019.8.28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40)强攻与控场的博弈

  下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42)势均力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