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岁“猴娃”体重不足8斤,医院不敢收治,妈妈靠喂米糊养活他

综艺节目 浏览(1873)



  

  7月15日天气炎热,聂志琴给儿子徐渤行喂米糊,行行已经有1岁4个月了,可还不是很会吃,且消化又不好,一天要喂八九次,每次聂志琴都急得满头是汗。如果正常,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是蹒跚学步、咿呀学语的年纪了,可行行一点也不“行”,别说走路,连坐起来都很吃力。行行现在8斤不到,出生后平均两个月没有长1两肉,瘦得像只小猴被大家称为“猴娃”,不仅乡邻们替他们养大孩子捏一把汗,就连当地医院也不敢收治,怕孩子在医院出意外。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老天为何要这样残酷,夺走了我的大儿子,现在又来折磨我的小儿子”说起自己的命,聂志琴忍不住伤心痛哭。2016年聂志琴生下了大儿子,全家都高兴不已,可是大儿子出生不久就被查出肠梗阻,花费了10多万,也没能把五个月大的儿子救回来。丧子之痛让聂志琴痛彻心扉,直到2018年3月份生下了小儿子才走出阴影,一家人也再次沉浸在添丁加口的喜悦当中,可没想到喜悦只是昙花一现。

  

  这次打击来得更快,行行两个月大时不仅没有长一两,反而还瘦了一斤,感觉不对劲的夫妻俩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可从镇、县、市、再到省,跑七八家医院来回折腾了近一年,不仅未见好转,连病因也未查出。就在一家人绝望之际,孩子爸爸听朋友说杭州有医院可以医治,他们又燃起了希望,但此时家中已经一贫如洗,大儿治病的欠债还未还清,小儿检查治疗又花费了十五万多,几乎全都是借的钱。

  

  “这么瘦,养得大吗?”、“咱们省里的大医院都不敢收治,去外面估计也是浪费钱!”丈夫带着资料先去了杭州,聂志琴则抱着儿子去村里借钱,全村没有一个人不泼凉水,劝他们早放弃别瞎用钱。是啊,省里医院的专家都说没见过这种情况,也不能很明白地说出病因,还有希望吗?聂志琴心里似乎也没了底。可失去大儿子的伤痛仿佛就在眼前,面对着小儿子充满求生的眼眸,一家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放弃,更何况儿子也许还有治愈的希望呢。

  

  “孩子的生命力真是顽强,这么瘦真是不多见”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老教授托着孩子皮包骨的小身子,惊讶而严肃的表情让聂志琴夫妻觉得儿子的病肯定没那么简单。一堆检查做下来花了三万多元,小行行被查出不仅有先天性心脏病,同时还患有十二指肠绒毛萎缩。医生说心脏问题不是很严重,会随着孩子长大而自愈,但肠胃的病导致了小行行什么也无法吸收,才出现了重度发育不良,夫妻俩终于松口气,以为对症下药孩子很快就可以治愈。

  

  在医院前半个月效果明显,宝宝的体重长了,脸色也好转,可后面又不行了,天天打营养液维持,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住院一个月,借来的八万元钱已所剩无几,需再做一个7000元的特殊基因检测进一步查清病因,夫妻俩实在借不到钱只知道抱着孩子流泪,主治的老教授不忍心,为他们申请了免费检测。由于常吃米糊,肠胃极差的行行一天要拉好多遍,天热了,不及时换洗还会烧坏屁股。

  

  没等到检测结果出来,已没有钱的夫妻俩只能求医生开些药,含泪带着儿子返回老家。“医生要求必须继续住院治疗,可实在是再也借不到钱,我们那时真的连孩子买尿不湿的钱也没了……穷人的孩子就是这个命!”聂志琴回想起治病的艰难忍不住哽咽。当时在医院,两人几乎整整一个月都是稀饭咸菜和馒头,连孩子的衣服鞋袜都是病友们给的,袜子常常是一样一只,衣服有些大小不合适,但他们依然感激不尽,可这些都无法帮他们继续治疗下去。

  

  聂志琴是湖北武穴市人,这个27岁的姑娘已经品尝了人生太多不幸。生下来还不到1岁就被亲生父母遗弃,后来被已年过半白的一对夫妻收养。养母在她12岁时患病离开了人世,当时养父已经是7旬老人,与老父亲相依为命的她,不得不早早辍学谋生。后来在打工中他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徐伟,同样出生于穷苦家庭的两个年轻人惺惺相惜,彼此关爱,幸福总算向志琴张开了臂膀,可她没想到命运竟是如此残酷,遭遇丧子之痛后又面临小儿患病之灾。

  

  “没有钱买奶粉,只能靠熬粥、喂米糊养他,但吃了米糊消化不好又会拉肚子,我只能一天天不停地喂他,又不停地给他换洗,自己辛苦点是应该的,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只盼他能好好长大……”生活的重压让这个90后的年轻姑娘没有精力去关注自己,更没有金钱去打扮修饰自己。老家的医院不敢接收他们住院,聂志琴就成了儿子的“主治医生”,每天自己上网搜索找民间郎中请教。

  

  基因检测报告出来后,杭州的教授说孩子去北京有治愈的希望,这无异于给茫然的的夫妻俩送来一盏明灯,一家人都激动不已,孩子有希望了!可兴奋激动之后却是更大的悲伤和怅然,治疗的钱又从何来?聂志琴一直在家陪儿子治病无法赚钱,丈夫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理工,收入不高,两个儿子先后治病已经花去近三十万,家里至今还背着十几万的债。贫寒之家无物可卖,贫穷之亲再无可借,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