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所有的有心人

综艺节目 浏览(1844)



  今天,我在我所加入的故事创作者群里说:我感觉,在这几天里,我的小说的阅读量没什么显著的长进。

  几位群友先后过来对我说:简书现在就是不太适合写连载小说。在简书上的作品中,连载小说算是不怎么受欢迎的一类。

  还有一位群友说:你最好还是换一个专门写连载小说的平台。就算要精耕细作,那也得到黑土地上去耕作,不能在水泥地上白费功夫啊。

  我一时有些不置可否。

  在简书写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亲眼目睹到简书这个创作平台发生的一些变化。

  我不得不说,这其中的许多变化,是我不太愿意看到的。

  我经常访问的专题中,有一个专题,叫做《旅行·在路上》专题。这个专题原本纯粹的游记专题,里面有许多优秀作者所发表的游记。我不仅在这个专题中学到一些写游记的技巧,还学到如何为自己的游记配图。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往文章中加图片太多余。读过许多游记之后,我才明白,优美的图片可以为文章润色,也可以增加读者的联想能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专题开始改变,变得我完全不认识它。间隔一段时间没有再写游记之后,我再打开这个专题,差点以为自己点错了链接。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文章充斥它的访问页面,什么娱乐八卦、心灵鸡汤,数不胜数。后来,我听到传闻:某些简书内部的管理人员正在要求很多专题撤销专题审核门槛。

  更大的一个变化,是《时事评论》专题停止收录文章。

  自从我开始写作以来,我时刻牢记着东林书院门外所张贴的那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一名真正的、合格的文人,应该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尽一份力,更应该尽可能地去关心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并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

  因此,我时常给《时事评论》专题投稿,发表自己对一些社会现状和新闻的看法。

  然而,在我的几篇文章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而被封锁后不久,《时事评论》专题的编辑便宣布:停止接收文章。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一切都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在每个地方都过得不好,那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于,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没有人能够真正帮我解决问题。

  在这个故事创作者群里,我基本算是写作速度相对比较快、更新作品的频率也比较高的人。很多群友都已经认识我。但是,他们认识的,只是更新文章较快的我,而不是我的作品。有些人甚至根本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我很感谢几位资深群友提供给我的建议,也感谢大多数群友对我的支持。可是,也有一部分群友似乎完全无法理解我的作品,以及我的想法和看法。我对他们的想法提出一定的质疑之后,他们纷纷表示:既然你不听我的,那我还不如什么也不说。

  我想问: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向南走,另一个人在同时要求我向北走,我应该怎么办?

  或者,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停止写作,另一个人却在同时要求我只写他爱看的东西,我怎么办?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我需要一个苹果,你却硬塞给我一车梨,还质问我为什么不感恩。

  可是,我需要的那颗苹果,到底在哪里?

  目前,它还是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开始写作《极战龙皇》这篇桌游主题长篇小说之前,我就曾经犹豫过很久。

  这个题材,确实是小众题材。玩牌的多半不读小说,读小说的多半不玩牌。这是一个我无法靠一己之力而改变的事实。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写它,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写完一半的篇幅,写出五十万字。

  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甚至还有人可能会把我当成一个傻子。

  我只能说:我想这么做。

  这是我的生活。

  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这是我想要展示给整个世界看的东西。

  来到简书之前,我曾经和我之前所在的那个连载小说网站的编辑闹翻。

  时至今日,那位编辑也已经从那个网站离职。而我也没有再和他来往,只是没有彻底断绝联系而已。

  之前在那一家连载网站上的失败经历,对我所造成的打击,是我每次开始敲击键盘,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就像许多经历过失败的婚姻的人终生不肯再婚一样,我也曾经想过,不再考虑去那些要求作者每天都要更新好几千字的连载网站。

  然而,我现在不得不考虑,是否要更改这个决定。

  我的追求,说出来很简单,做起来很难。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长久地留下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写作是我所选择的一条具体的途径。

  这一点,可能和很多群友们符合。

  但是,直到现在,哪怕在群里,我都只能让少数人理解并接受我能够表达的东西。

  我所看到的、接触的、经历的,很可能和大多数人所看到的、所接触的、所经历的东西都不符合。

  这很可能是导致我的所思所想和很多人都不同的原因。

  经历过许多次令人不愉快的思想碰撞之后,我不可避免的去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

  可是,那也就等于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是无用的。

  我无法这样认为。

  我从始至终都热爱着写作。

  这一点,从未改变。我也绝不会让它改变。

  我会坚持在简书上写完《极战龙皇》,让这部作品有始有终。在此之后,我可能会去考虑其他的路。但是,无论如何,我最初的目标始终不会变。

  我没有敌人,只有等待解答的疑问。

  愿所有的有心人能够明白我想说的话。

  愿大家都走上自己的路。

  2019.8.4

  96

  生还者kevin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9.9

  2019.08.04 18:13

  字数 2002

  今天,我在我所加入的故事创作者群里说:我感觉,在这几天里,我的小说的阅读量没什么显著的长进。

  几位群友先后过来对我说:简书现在就是不太适合写连载小说。在简书上的作品中,连载小说算是不怎么受欢迎的一类。

  还有一位群友说:你最好还是换一个专门写连载小说的平台。就算要精耕细作,那也得到黑土地上去耕作,不能在水泥地上白费功夫啊。

  我一时有些不置可否。

  在简书写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亲眼目睹到简书这个创作平台发生的一些变化。

  我不得不说,这其中的许多变化,是我不太愿意看到的。

  我经常访问的专题中,有一个专题,叫做《旅行·在路上》专题。这个专题原本纯粹的游记专题,里面有许多优秀作者所发表的游记。我不仅在这个专题中学到一些写游记的技巧,还学到如何为自己的游记配图。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往文章中加图片太多余。读过许多游记之后,我才明白,优美的图片可以为文章润色,也可以增加读者的联想能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专题开始改变,变得我完全不认识它。间隔一段时间没有再写游记之后,我再打开这个专题,差点以为自己点错了链接。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文章充斥它的访问页面,什么娱乐八卦、心灵鸡汤,数不胜数。后来,我听到传闻:某些简书内部的管理人员正在要求很多专题撤销专题审核门槛。

  更大的一个变化,是《时事评论》专题停止收录文章。

  自从我开始写作以来,我时刻牢记着东林书院门外所张贴的那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一名真正的、合格的文人,应该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尽一份力,更应该尽可能地去关心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并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

  因此,我时常给《时事评论》专题投稿,发表自己对一些社会现状和新闻的看法。

  然而,在我的几篇文章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而被封锁后不久,《时事评论》专题的编辑便宣布:停止接收文章。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一切都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在每个地方都过得不好,那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于,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没有人能够真正帮我解决问题。

  在这个故事创作者群里,我基本算是写作速度相对比较快、更新作品的频率也比较高的人。很多群友都已经认识我。但是,他们认识的,只是更新文章较快的我,而不是我的作品。有些人甚至根本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我很感谢几位资深群友提供给我的建议,也感谢大多数群友对我的支持。可是,也有一部分群友似乎完全无法理解我的作品,以及我的想法和看法。我对他们的想法提出一定的质疑之后,他们纷纷表示:既然你不听我的,那我还不如什么也不说。

  我想问: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向南走,另一个人在同时要求我向北走,我应该怎么办?

  或者,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停止写作,另一个人却在同时要求我只写他爱看的东西,我怎么办?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我需要一个苹果,你却硬塞给我一车梨,还质问我为什么不感恩。

  可是,我需要的那颗苹果,到底在哪里?

  目前,它还是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开始写作《极战龙皇》这篇桌游主题长篇小说之前,我就曾经犹豫过很久。

  这个题材,确实是小众题材。玩牌的多半不读小说,读小说的多半不玩牌。这是一个我无法靠一己之力而改变的事实。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写它,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写完一半的篇幅,写出五十万字。

  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甚至还有人可能会把我当成一个傻子。

  我只能说:我想这么做。

  这是我的生活。

  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这是我想要展示给整个世界看的东西。

  来到简书之前,我曾经和我之前所在的那个连载小说网站的编辑闹翻。

  时至今日,那位编辑也已经从那个网站离职。而我也没有再和他来往,只是没有彻底断绝联系而已。

  之前在那一家连载网站上的失败经历,对我所造成的打击,是我每次开始敲击键盘,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就像许多经历过失败的婚姻的人终生不肯再婚一样,我也曾经想过,不再考虑去那些要求作者每天都要更新好几千字的连载网站。

  然而,我现在不得不考虑,是否要更改这个决定。

  我的追求,说出来很简单,做起来很难。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长久地留下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写作是我所选择的一条具体的途径。

  这一点,可能和很多群友们符合。

  但是,直到现在,哪怕在群里,我都只能让少数人理解并接受我能够表达的东西。

  我所看到的、接触的、经历的,很可能和大多数人所看到的、所接触的、所经历的东西都不符合。

  这很可能是导致我的所思所想和很多人都不同的原因。

  经历过许多次令人不愉快的思想碰撞之后,我不可避免的去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

  可是,那也就等于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是无用的。

  我无法这样认为。

  我从始至终都热爱着写作。

  这一点,从未改变。我也绝不会让它改变。

  我会坚持在简书上写完《极战龙皇》,让这部作品有始有终。在此之后,我可能会去考虑其他的路。但是,无论如何,我最初的目标始终不会变。

  我没有敌人,只有等待解答的疑问。

  愿所有的有心人能够明白我想说的话。

  愿大家都走上自己的路。

  2019.8.4

  今天,我在我所加入的故事创作者群里说:我感觉,在这几天里,我的小说的阅读量没什么显著的长进。

  几位群友先后过来对我说:简书现在就是不太适合写连载小说。在简书上的作品中,连载小说算是不怎么受欢迎的一类。

  还有一位群友说:你最好还是换一个专门写连载小说的平台。就算要精耕细作,那也得到黑土地上去耕作,不能在水泥地上白费功夫啊。

  我一时有些不置可否。

  在简书写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亲眼目睹到简书这个创作平台发生的一些变化。

  我不得不说,这其中的许多变化,是我不太愿意看到的。

  我经常访问的专题中,有一个专题,叫做《旅行·在路上》专题。这个专题原本纯粹的游记专题,里面有许多优秀作者所发表的游记。我不仅在这个专题中学到一些写游记的技巧,还学到如何为自己的游记配图。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往文章中加图片太多余。读过许多游记之后,我才明白,优美的图片可以为文章润色,也可以增加读者的联想能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专题开始改变,变得我完全不认识它。间隔一段时间没有再写游记之后,我再打开这个专题,差点以为自己点错了链接。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文章充斥它的访问页面,什么娱乐八卦、心灵鸡汤,数不胜数。后来,我听到传闻:某些简书内部的管理人员正在要求很多专题撤销专题审核门槛。

  更大的一个变化,是《时事评论》专题停止收录文章。

  自从我开始写作以来,我时刻牢记着东林书院门外所张贴的那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一名真正的、合格的文人,应该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尽一份力,更应该尽可能地去关心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并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

  因此,我时常给《时事评论》专题投稿,发表自己对一些社会现状和新闻的看法。

  然而,在我的几篇文章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而被封锁后不久,《时事评论》专题的编辑便宣布:停止接收文章。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一切都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原因。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在每个地方都过得不好,那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于,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没有人能够真正帮我解决问题。

  在这个故事创作者群里,我基本算是写作速度相对比较快、更新作品的频率也比较高的人。很多群友都已经认识我。但是,他们认识的,只是更新文章较快的我,而不是我的作品。有些人甚至根本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我很感谢几位资深群友提供给我的建议,也感谢大多数群友对我的支持。可是,也有一部分群友似乎完全无法理解我的作品,以及我的想法和看法。我对他们的想法提出一定的质疑之后,他们纷纷表示:既然你不听我的,那我还不如什么也不说。

  我想问: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向南走,另一个人在同时要求我向北走,我应该怎么办?

  或者,如果有一个人要求我停止写作,另一个人却在同时要求我只写他爱看的东西,我怎么办?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我需要一个苹果,你却硬塞给我一车梨,还质问我为什么不感恩。

  可是,我需要的那颗苹果,到底在哪里?

  目前,它还是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开始写作《极战龙皇》这篇桌游主题长篇小说之前,我就曾经犹豫过很久。

  这个题材,确实是小众题材。玩牌的多半不读小说,读小说的多半不玩牌。这是一个我无法靠一己之力而改变的事实。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写它,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写完一半的篇幅,写出五十万字。

  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甚至还有人可能会把我当成一个傻子。

  我只能说:我想这么做。

  这是我的生活。

  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这是我想要展示给整个世界看的东西。

  来到简书之前,我曾经和我之前所在的那个连载小说网站的编辑闹翻。

  时至今日,那位编辑也已经从那个网站离职。而我也没有再和他来往,只是没有彻底断绝联系而已。

  之前在那一家连载网站上的失败经历,对我所造成的打击,是我每次开始敲击键盘,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就像许多经历过失败的婚姻的人终生不肯再婚一样,我也曾经想过,不再考虑去那些要求作者每天都要更新好几千字的连载网站。

  然而,我现在不得不考虑,是否要更改这个决定。

  我的追求,说出来很简单,做起来很难。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长久地留下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写作是我所选择的一条具体的途径。

  这一点,可能和很多群友们符合。

  但是,直到现在,哪怕在群里,我都只能让少数人理解并接受我能够表达的东西。

  我所看到的、接触的、经历的,很可能和大多数人所看到的、所接触的、所经历的东西都不符合。

  这很可能是导致我的所思所想和很多人都不同的原因。

  经历过许多次令人不愉快的思想碰撞之后,我不可避免的去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

  可是,那也就等于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是无用的。

  我无法这样认为。

  我从始至终都热爱着写作。

  这一点,从未改变。我也绝不会让它改变。

  我会坚持在简书上写完《极战龙皇》,让这部作品有始有终。在此之后,我可能会去考虑其他的路。但是,无论如何,我最初的目标始终不会变。

  我没有敌人,只有等待解答的疑问。

  愿所有的有心人能够明白我想说的话。

  愿大家都走上自己的路。

  2019.8.4